杂食,是个受厨,抹布都吃了已经无所畏惧了∠( ᐛ 」∠)_………………不,其实我超怂………………有事请先私信……【我好柔弱啊.jpg】

就记一下orz。牢牢地带住了厚厚的安吹滤镜。你那该死的温柔。

你的家庭教师停下了辅助讲解的笔,抬头问你,“还有哪里不清楚吗?”你只是看着他,一小剪午后的阳光从阳台的鱼缸跃进他眼底化作一汪晃动的水绿。
这可要怎么说啊,你握笔的手捏紧又松开,喉咙间扑腾的鸟好似迫不及待地要冲冲向他眼里那片森林。犹犹豫豫了半刹,才吞吞吐吐,声如蚊呐,“那个……比喻句,我还不太明白。”
“哪里不明白?”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,没有一点等待过久的急躁。
“嗯……就是不明白,为什么作文里要用上比喻句才算是精彩的?”就像你为何不做声色,在我眼里还是那么明艳照人。
你盯着他的唇微启,好似你的答案就要从此流出,那一刹那,时间都要变得凝缓

——然后敲门声随着他丈夫的声音一起轰了进来,
安迷修,回家煲饭啦!

评论(25)
热度(130)

© 白鱼入粥 | Powered by LOFTER